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产业 > 长沙城市化发展的现状与对策研究

长沙城市化发展的现状与对策研究

2018-05-25 来源:论文网  浏览:    关键词:长沙城市化发展的现状与对策研究

 (一)选题目的

 

  虽然当前长沙市农村城市化进程发展迅速,并显示出了强大的生命力与蓬勃活力,但相对于发达国家,长沙市农村城市化过程中还还面临着许多如配套法规、政策环境、内部管理机制等方面的障碍因素。本文旨在通过对长沙本地农村城市化进程的总结研究探寻,通过对国内外发展理论和实践的探讨与总结,查找制约目前农村城市化健康发展的因素,提出促进长沙农村城市化的有效策略,进而为促进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提供参考。

 

  (二)研究意义

 

  “十-五”期间,长沙市处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农业与农村是长沙市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的重点和难点,以农村城市化来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在解决“三农”问题、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中有其特殊的地位和作用。在新形势下,切实推进农村城市化建设至关重要。城市化的本质意义就是将农民转化为市民。城市化是-个国家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集中体现,也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综观各国发展的历史,城市化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

 

  1.城市化是长沙市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是湖南省区域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并将产生重大的经济效益。城市化将给湖南发展带来新的机遇,从而提高湖南的总体现代化水平。

 

  2.城市化进程是长沙市经济发展中的深层次矛盾得到根本解决的前提和保证,是集聚社会财富、改变社会结构的需要。工业化必然伴随着城市化,并带来生产方式及消费方式的变革,城市化是拉动消费和拉动投资最重要、最持久的动力。另外,城市化必然会推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能拉动投资、消费,促进教育、科技等的发展。

 

  长期以来,工业化使得长沙市的农村与城市分离,城市化严重滞后于工业化。到2010年底,长沙市城市化水平仅为43.9%,不仅低于发达国家80%的水平,与同等工业化水平国家比也要低约20个百分点。目前,长沙市社会经济发展的许多领域广泛存在的需求没有得到释放,包括农民收入增长乏力、就业压力加大,中小民营企业、县域经济等存在需求约束等,都是由城市化滞后于工业化引起的。国际经验表明,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拖着扭曲的“城乡二元结构”跨进现代化的门槛。长沙市要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城市化加速发展是必然趋势,必须统筹城乡发展,打破和消除“城乡二元结构”,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

 

  (三)该课题国内外研究现状

 

  1.国外研究现状

 

  城市和乡村是一个有机整体,正如地理学家杰斐逊(M.tjeferson)在很久以前就己经注意到的:“城市和乡村是一回事,而不是两回事,如果说一个比另一个更重要,那就是自然环境,而不是人工在上面的堆砌”.随着改革的纵深发展和经济实力的增强,长沙市城乡间差距逐步拉大,如何在转型时期建立新的城乡互动关系,实现协调发展,已成为理论界探讨的焦点之一。哈里R范里安提出,农村发展不能单靠城市化辐射(在某种程度上会拉大城乡差距),也不能盲目推行农村工业化,造成生态环境破坏,实现城乡协调发展必须两头启动,依靠城市化和农业产业化加以推进,这就是城乡协调发展的基本动力,并应用当代城市规划思想着重探讨了城市规划如何引导城乡关系的正常发展,最终实现城乡一体化(2009)。杨培峰从目标取向、空间、经济、对策等角度对城乡一体化做了归纳和阐述:城乡一体化是基于对人的考虑和经济发展的追求,通过政策扶持,对城乡空间和经济职能的调整,而出现城乡空间融合和经济职能调整以及经济-体化的状态(2010)等。

 

  2.国内研究现状

 

  20世纪90年代侧重于研究发展长沙市家的城市发展问题,如由美国福特基金会于2009年资助,并邀请了55个国家的研究员共同参与讨论的发展长沙市家城市发展问题研究等,研究认为经济“二元结构”等对城市发展有重要影响。城市社会政策。

 

  崔功豪(2005)认为城市应积极参与国家与地方政策过程,以提高城市化质量等。城市可持续发展研究。李诚固(2010)等人就城市化可持续发展战略,就十二五长沙城市战略做了深人探讨。

 

  3.本文观点

 

  综上所述,国内外相关的城市化研究,大多偏重于经济发达地区和快速增长地区的城市化进程及其机理研究,对发展后进地区、欠发达地区的研究较少,而且对小区域微观条件考虑较少。因此,本研究将对近十几年来长沙周边农村的城市化进程进行综合分析,以长沙周边小城镇为考察对象,探索起发展机制,寻求一条能有利于质量与速度并重,资源节约与环境友好并存的模式,以有利于长沙经济社会建设实现又好又快发展。

 

  (三)相关理论概述

 

  1.城市化的涵义

 

  美国专业刊物《世界城市》认为:“都市化是一个过程,包括两方面的变化,一是人口从乡村向城市运动,并在都市从事非农业工作;二是乡村生活方式向城市生活方式转变。这包括价值观、态度和行为等方面。第一方面强调人口的密度和经济职能,第二方面强调社会、心理和行为因素:实质上这两方面是互动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城市规划术语标准》第208款对城市化的表述为:“城市化是人类生产与生活方式由乡村型向城市型转化的历史过程,主要表现为农村人口转化为城市人口及城市不断发展完善的过程。”

 

  2000年7月举行的世界城市大会,把城市化定义为:城市化是以农村人口向城市迁移和集中为特征的一种历史过程,表现在人的地理位置的转移和职业的改变,以及由此引起的生产和生活方式的演变,既有看得见的实体变化,也有精神文化方面的无形转变。

 

  以上的表述尽管不尽相同,但是我们可以从中看出,“城市化”涵义包括这几个方面的内容:(1)城市化是因生产力发展,社会进步而引起人口向城市集中的过程:(2)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城市产业结构不断提升,城市空间结构和形态不断优化;(3)受城市文明的影响,人们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和生产、生活方式得到深刻的转变,生活质量得到不断的提高。

 

  综合上面所论述的,“城市化”实质上指的是由传统的农村社会向现代城市社会转变的历史过程,它不仅包括城市人口和城市量的增加,也包括城市经济社会的进一步社会化、现代化和集约化。在本文中,笔者所要论述的城市化,是从社会生产力发展演变和产业重新组合的角度来认识的,主要是指由经济工业化、产业结构演进所引起的人口不断聚集、城市不断扩大,城乡差别不断缩小的一种发展过程。

 

  2.城市化动力机制的特点

 

  (1)农业剩余是城市化的原始动力。农业剩余是农业发展的必然结果。农业剩余对城市化的推动力主要来源于它的四个贡献:一是产品贡献,城市化的推进需要农业为其提供充足的食物和工业生产原料。随着经济的发展,尽管农业的就业份额、产值份额都在大幅度地下降,但人们所需要的食物仍然要来自于农业。同时,农业部门提供的原料,也直接推进了作为城市发展动力的工业发展。二是市场贡献,城镇化的推进需要农业为其提供市场。随着农业发展和农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农民对生产投入品和生活消费品的需求将不断提高,从而使城市工业品的销售市场不断扩大,使城市化动力不断加强。三是要素贡献,城市化的推进需要农业为其提供生产要素。城市的发展和扩张,必然要求生产要素的不断增加和集聚。城市经济对资源的高效利用以及由此提供的要素的高价格,也诱导着农业劳动力、资本、土地等生产要素向非农部门的转移,这些生产要素是城市化实现的基本条件。四是外汇贡献,城市化的推进也需要农业为其提供外汇方面的支持。通过剩余农产品出口换取外汇,可以为工业发展换回进口国外技术设备所必须的外汇,从而推进城市化发展。

 

  (2)工业化是城市化的基本动力。工业化和城市化是相互推动的。由于城市具有外部规模经济、聚集经济效益以及广阔的产品销售市场,因此,在工业化的过程中,工业企业总会向城市聚集。工业化使资本、人口、劳动力、技术等资源向城市集中,加速了城市化进程。厂商特别是制造业厂商将工厂设在城市,必然会增加新的工作岗位,就业机会增加,会引起农村人口向城市的转移和集中。人口的增加,城市的基础设施、住房、教育等需求也相应增多,由此产生的就业机会进一步增多,又会导致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和集中,从而使城市逐步成为工业中心、贸易中心、交通运输中心、服务中心和科技中心,促进现代城市的进一步发展。由此可见,工业化导致了人口与资本向城市不可逆转地聚集,从而使工业化与城市化呈现十分明显的正相关性。

 

  (3)产业结构演进是城市化不断推进的动力源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经历表明,产业结构变革是城市化的主线之一,城市化过程就是产业结构不断地由低层次向高层次演进的伴生发展过程。产业结构的演进,改变了社会经济资源的利用方式,始终是城市化不断进步的动力源泉。产业结构对城市化的最直接影响是导致就业结构的变动。随着经济发展,第一产业的比重不断降低,而第二产业比重不断上升,相应地农村剩余劳动力流向工业部门,流向城市。当经济发展到后工业化时代,第三产业开始崛起,并逐渐取代工业而一跃成为城市产业的主角,从而成为推进城市化发展的后续动力。但这里值得注意的是,第三产业对于城市化的作用,与工业化时代相比又有显著的不同。工业化对城市化的推进作用主要表现在城市规模的膨胀和城市数量的增多,也就是城市化在“量”上的扩张,而第三产业促进的是城市软硬体设施的完善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即城市化在“质”上的进步。

 

  二、长沙市农村城市化进程现状

 

  (一)长沙市农村城市化现状及在湖南省内的地位长沙作为湖南的省会,其经济规模、发展水平都处于全省前列,城市化进程也不例外。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长沙的城市化进程十分迅猛,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展,城市人口由2002年的175.4万人增加到2010年的237.1万人,年均增长3.8%.城市化率由2002年的44.7%提高到2010年的61.3%,年均提高2.08个百分点。建成区面积翻一番。2002年,长沙市区面积为556.3平方公里,其中建成区面积仅为118平方公里。至2010年底,长沙市城区面积增大到955平方公里;其中建成区面积增加到243平方公里,年均增加15.5平方公里,等于再造了一个新长沙城。

 

  2010年,全国城市化率为45.7%,长沙市城市化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5.6个百分点;2010年,全省城市化率42.2%,长沙市城市化率高于全省19.1个百分点。其它各项相关指标也均高于全省平均水平,其中,人均道路面积高于全省1.4平方米;人均公园绿地面积高于全省0.6平方米;建成区绿地率高于全省4个百分点;每万人拥有公交车辆高于全省4.9标台;用气普及率高于全省1.4个百分点;污水综合处理率高于全省8.2个百分点。

 

  2010年,全省14个市州城市化率由高到底依次是:长沙市、株洲市、湘潭市、岳阳市、衡阳市、郴州市、益阳市、张家界市、永州市、常德市、娄底市、怀化市、湘西自治州、邵阳市。长沙市高居首位,比第二、三位的株洲市、湘潭市分别高出12.8和13.7个百分点,比最低的邵阳市高出31.4个百分点,比较优势十分明显。中心城市集聚、辐射功能得到根本的改变,长沙的GDP、工业增加值、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财政一般预算收入、进出口总额、实际使用外商直接投资等各项主要经济指标分别占全省的26.9%、30.6%、33.2%、30.9%、28.4%、41.1%、45.0%.从以上比较可以清楚的看到,长沙市各项指标均高于全省平均指标,并且其中很多指标优势十分明显。

 

  城市群是城市化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放眼当今全球,发展城市群已经成为世界城市化的一般规律。实践表明,城市群作为全球发展最具活力的地区,己经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综合实力的具体体现。比如:美国的纽约、五大湖和洛杉矶三个城市群的经济占全美份额的67%,长沙市东部三大城市群也以占全国3.6%地方面积,创造了全国30%以上的经济总量。基于此,国家“十一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把城市群作为推进城市化的主体形态。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